分卷阅读32

看上你掰弯你 作者:二小公子

分卷阅读32

      生日快乐的念头!

    从山上回来,南方便一头扎进了厨房并拒绝所有人出入……

    “他行吗?要不要提前叫个120?”肖睿满脸怀疑的看了眼紧闭的厨房门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认识20多年了依然健在……”林东说。

    “这话……我和黎彦还认识了20多年呢,”肖睿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重点抓的,林东揉了揉太阳穴,“我意思是小……南方手艺不错!”

    “嗯,黎彦手艺也不错!”肖睿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东看了他一下,对他勾勾手指,“来,咱俩谈谈!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满血复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那机会吗?”

    黎彦来回看着俩人,忍无可忍的说:“你俩真是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年纪了还得坐在这吃着狗粮,他容易吗?

    南方走出厨房是三个多小时之后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脸颊红润,却没有一丝疲惫之色,乌黑的眼睛神采奕奕,“齐活,这一身汗,我回房间冲个澡,剩下的交给你们啦。”

    “消了汗再洗。”黎彦拍了拍旁边,“歇会儿!”

    南方低头闻了闻身上的油烟味,最终顾虑黎彦的洁癖还是回房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来。

    这顿饭谈不上多丰盛,却是黎彦吃过的最舒心的一顿,对于南方的厨艺他一直停留在简单的早餐与面条的记忆中,今晚还是听吃惊的,菜的卖相不错,味道也意外的特别可口,甚至他不喜欢的姜,蒜,香菜这些辅料他都没看到,一个生活邋遢却又出乎意料的在某些方面特别细心南方。

    酒这东西妙不可言,失意的时候借它消愁,心情好的时候它又能助兴,南方balabala的讲个没完没了,笑容一直挂在脸上,可黎彦分明觉得那双桃花眼里的悲伤刺的人眼仁儿疼!

    南方笑着起身指了指卫生间,林东伏在肖睿耳边说了句话然后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南方出来时林东双手插兜倚在墙边等着他,咧嘴一笑,“你去吧~”

    林东拽住他的胳膊,“明天回去?”

    南方停住了动作低着头,片刻后看着他笑了笑,“回……”

    林东叹了口气松开手,最终什么也没说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南方闭上眼靠在墙上点了根烟,吞吐之间,透过淡淡的烟雾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,轻轻扯出一记微笑,接着轻笑转为大笑,他不受控制的捂着肚子蹲到地上,像被点了笑穴一样笑着,笑的肚子疼,笑的脑仁疼,笑的眼泪挤出眼角,他却莫名的停不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南方捂着肚子,用夹着烟的手抹了下眼睛,“哈哈哈,我操~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双黑色休闲鞋出现在眼前,南方笑声没停顺着来人笔直的双腿一路看上去,黎彦正皱着眉低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哥!”南方一手掐着腰一手拽着黎彦的手腕站了起来,“哈哈我操,我特么……哈停不下来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黎彦拿过他手里的烟捻灭扔掉,然后轻启薄唇,“难受的时候不用笑!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低沉而缓慢,南方的笑声戛然而止,定定的看着黎彦,眼睛微热视线模糊。

    黎彦看着南方微红的双眼和突然变得苍白的脸色,下一秒南方捂着嘴冲进卫生间,抱着马桶吐的昏天暗地……

    黎彦跟着进去丝毫没有任何迟疑的蹲下,顺了顺南方的后背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南方突如其来的悲伤从何而来,不……也不算突如其来,南方身上总是萦绕着让他难以释怀的悲伤,即使他总是面带微笑,即使他总是说:没事儿,一会就好!

    南方坐到马桶盖上,按下了冲水键,然后弯着腰走到盥洗台扭开水龙头,手捧着水漱了漱口洗了把脸,然后双手撑着台子,慢慢抬起头从镜子里看着身后的黎彦,前额的头发滴着水,水顺着脸颊流进脖子湿了衣襟,“过了12点是我生日……”南方嘶哑的声音让黎彦皱了皱眉,没等开口又听南方低低的说,“也是我妈的忌日……”

    南方说完这句话像是卸下了始终压在身上的千斤顶般,转身抱着身后的黎彦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,“抱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黎彦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,这样的南方总是让人心疼到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片刻南方离开黎彦的怀抱,抬手随意抹了把脸,露出两颗虎牙,蹦着搂住他的肩,“走,接着喝……”

    俩人回桌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出门归来的季如柏和沈一白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“生日快乐……”季如柏笑着对南方说。

    南方愣了一下,随即看了眼林东,林东又瞥了眼肖睿,肖睿不自在的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南方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起喝点?”黎彦递了瓶酒给季如柏。

    “他不喝酒……”始终沉默的沈一白伸手抢过了酒瓶,自己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黎彦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季如柏揉了揉额头,“最近胃不太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黎彦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偶像,”南方星星眼的看着季如柏,“今天我生日,能不能有个不情之请?”

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沈一白说。

    “哎?”南方看着他,“小朋友,你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小朋友?”沈一白炸毛,“你才小,你们全家都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方憋屈的转头看着黎彦,“哥,他说你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黎彦:话能说明白点吗?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肖睿捂着肚子笑道,“对,你哥小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林东幽幽的说。

    “靠,玩笑……玩笑懂不懂?”肖睿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一旁的沈一白站起来回屋拿了把吉他出来,“他不能唱歌,不过我可以唱,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南方瞪着眼睛想了半天,“不想长大?”

    沈一白瞪他,身后的人同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好吧~那就你拿手的吧,反正你专业你说了算……”南方反坐在椅子上,下巴抵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沈一白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拨动琴弦,只开个头南方便听出了这是‘情书’。

    “你醉了脆弱得藏不住泪痕,我知道绝望比冬天还寒冷,你恨自己是个怕孤独的人,偏偏又爱上自由自私的灵魂……”

    沈一白清澈干净的声音拨动心弦,眼睛却一直盯着季如柏……

    靠,这哪是唱给他的,明明就是借花献佛,南方低头额头抵住椅背,全世界都在谈恋爱,就特么虐他一人……哦,还有个黎彦。

    沈一白唱完便面无表情的坐到季如柏身旁,南方站起来啪啪鼓掌然后凑到沈一白面前,“内个……我知道有点唐突,但是这吉他能不能借我用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会?”沈一白有些吃惊,到底还是把吉他递给了他

分卷阅读32

- 御书屋 http://www.yushuwo8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