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0

看上你掰弯你 作者:二小公子

分卷阅读20

      “你哥和肖睿怎么回事?”厨房里南方问林小琪。

    “我都让他俩烦死了见面就掐,你说我哥平时也不这样啊,”林小琪无奈的说,“我还跟他说,要是烦就别来往了呗,他还偏得去招人家,然后再互相掐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方怎么觉得这人不是林东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?”肖睿对林东撇撇嘴,“人家在这好吃好喝的还有人伺候,你殷勤个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脑袋长我身上我说了算……管得着么你!”林东说。

    “谁爱管谁管去,我还想多活两年呢?”肖睿说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见美女就挪不动脚的流氓样,身体早就空了吧?还想多活几年?”林东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过你,想上却上不了活活憋死……”肖睿瞪着林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俩人死死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黎彦出来就看见俩人大眼瞪小眼,“南方呢?”

    “厨房……”林东和肖睿异口同声,然后嫌弃的各自撇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吧,我走了……”黎明说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……”黎彦说。

    “天王,你不一起吃啊?”肖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有点事,先走……”黎明的目光飘向厨房,然后看着黎彦说,“凡事别逞强,要是觉得自己解决不了就给我打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!”黎彦说。

    “走了……”黎明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?你哥走了?”南方端着两个碗从厨房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小琪看了眼门口。

    “嗯,咱们吃……”黎彦拉开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给,你吃这个……”南方把手里其中一个碗放到黎彦面前,蘸料里没有香菜……他自己的则是一碗水料。

    其实黎彦是想看着他们吃就好,毕竟火锅这东西没法分的那么清,也不能让客人用公筷吃,太不礼貌。

    看着南方按着他的喜好调的蘸料,他没忍心开这个口,也是怕扫的他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我故意弄的鸳鸯锅,医生说我还是得吃的清淡点,所以我和黎彦吃左边的,你们吃右边的,不准过界啊,不然我怕我忍不住大开杀戒……”南方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,赶紧吃吧。”肖睿拿起筷子,“饿死了都!”

    黎彦笑了笑心情很愉快,然后就很自然的伸手在南方脸上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肖睿被自己口水呛到了,脑门抵在林东肩上一顿咳。

    “饿死鬼投胎啊你……”林东本来还挺震惊黎彦这个近似于暧昧的举动,肖睿这一咳瞬间让他下意识的想冷嘲热讽一番,嘴里嘲讽着手里的水杯却已经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肖睿举着杯子喝着水,眼睛不停地在黎彦和南方之间切换……

    “哎,爽,这些天给我憋的,”南方揉了揉肚子,“给我开瓶酒呗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能喝酒?”肖睿递了瓶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……”林东和黎彦一起说。

    “就一瓶,也不多喝。”南方打开酒,“你们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娘们儿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不是娘们儿的南方喝了一瓶又一瓶,肖睿带来的酒见了底,黎彦把家里的几瓶红酒拿了出来,南方明智的没敢挑战,再然后肖睿和黎彦就说都不会话了,林东也有些微醺,只有没喝酒的林小琪和啤酒杀手南方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“哎?不行了,我得睡觉……”肖睿扶着桌子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沙发上一头栽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睡这儿?”林东走过去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我缓缓,缓缓啊,别闹……”肖睿摆摆手。

    林小琪帮着收拾了残局,然后和林东架着已经不走寻常路的肖睿走了。

    南方看到黎彦钻进了自己房间,估计也是有点上头了,脱了衣服在伤口上贴了防水贴走进浴室准备洗个澡,打开淋浴水温调的稍微有点高,看着水蒸气慢慢充满整个浴室,钻进鼻子里的空气带着湿意,南方伸手把温度调回正常温度才站到淋浴下,这是他这几年养成的习惯,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,他喜欢让浴室里的温度高一些,密闭的空间里温暖一些或多或少会让他感觉到不那么空虚……

    咔嚓~卫生间的门从外面打开,黎彦光着上身闭着眼睛站到了马桶前,拉下裤子,然后南方听到了水声。再然后黎彦脱掉了裤子向南方靠拢……

    “??”南方身上头上都是泡沫,瞪着眼睛看着显然是处在醉酒状态的黎彦,“哥?”

    “嗯?”黎彦眯着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,眼前雾蒙蒙的只能看到一团白色的泡沫,“我家泡沫成精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泡沫精南方无语。

    “哎,这手感还挺好……”黎彦伸手在泡沫精身上戳了戳,“正好来给你主人抹抹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泡沫精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泡沫,又看了看‘主人’。

    “快点,小心我给你冲走……”黎彦往他旁边靠了靠原来喝醉酒之后的闷骚男这么蠢萌幼稚,南方憋着笑挤了些沐浴液涂在主人身上,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黎彦感觉还挺新鲜,手抹到他的腰上时主人突然瞪大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黎彦问。

    “泡沫精……”说完南方暗骂了句:操,傻逼么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傻吗?”黎彦弯了弯腰把脸凑到他面前,“明明是洗发精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好笑吗?这个梗在哪里?好吧,泡沫精身上的泡沫被冲走了,只顶着一头的洗发精……

    洗发精又给主人洗了头发,然后胡乱的给自己冲了冲,围着浴巾就去追挂着满身水珠跑出去的主人,在他倒回床上的一瞬间抱住了他,“等会等会,把水擦干……”

    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,他倒在地上,黎彦离他有些距离一脸嫌恶的举着花洒给他冲水……

    “不擦……”黎彦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乖了啊,听话,擦干再睡不然明天要感冒了……”南方拉回思绪举着毛巾在他头上擦着,黎彦1.88他180,这差距让他有点不爽……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黎彦突然就安静了,站在那让他给擦。

    擦身上的水时,南方尴尬了,这人没穿衣服……挠了挠头,转身在衣柜里翻着,砰~身后传来一声闷响,黎彦四仰八叉的倒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方叹了口气,终于在衣柜的小格子里找了条内裤,闭着眼睛给套上后去卫生间拿了电吹风。

    南方坐在床头,把黎彦的头放到自己腿上用低速给他吹头发,头发丝挺硬还挺粗,吹着吹着眼睛不自觉的瞟向他的脸上,刚洗完澡的红润的脸颊,闭着的眼睛跟着时不时扫过的风一颤一颤的,睫毛抖啊抖,抖的南方心里毛茸茸的痒,鼻梁很挺,嘴唇没了平时的倔强,微微张了条缝隙,

分卷阅读20

- 御书屋 http://www.yushuwo8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