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5

庭中樱 作者:赭回

分卷阅读5

      见她狼狈背影,谌闵不禁失笑,心里默默向柳栈道了声歉,自往后院去了。

    寻了庄顾房间,谌闵并未直接推门进去,而是轻轻敲了门,唤了声“庄顾”。门内窸窸窣窣地有了些动静,谌闵听见,柔声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随即便是一阵过于猛烈的掀被声,磕磕绊绊许久,终于才过来开了门:“你怎么来了……”他只瞥他一眼,便回身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来找你。”谌闵跨进屋,一把拽住庄顾手腕,后者弹起:“你、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早上一声不吭就走了?你可知我醒来没见到你,有多担心?”谌闵将他扯近,双眼盯紧了他,“为什么难受也不回去要躲在这里?为什么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躲着你……”庄顾别开头不看他,脑子里乱成了浆糊。

    “你连看也不敢看我,还说没躲着我?”谌闵一手揽了他后颈,强迫他转头,“你这人,为何总想着躲?你自己昨日说的话,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只是我酒后胡言,不能算!”庄顾急了,眼神闪躲起来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酒后醉言,也绝不能让你撇得这么干净。”谌闵不由分说,一把将他扯进怀里,牢牢环紧,“庄顾!”

    他挣扎,他就抱得越紧,直到庄顾在怀里慢慢安静,他才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不闹了?”

    像是赌气般,庄顾埋着脸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谌闵缓缓道,“昨晚,我明知你醉着酒,却还不知收敛害你难受。”

    怀里的庄顾抖了一下,不知是气的,还是羞的。

    “下次一定温柔些。”

    “哪还有什么下次!”庄顾猛地推他,才见早已红透了的耳根,谌闵冁然而笑,始终不愿放开:“既是两情相悦,又怎么没有下次?”

    庄顾睁大了眼瞪着他,却被他和煦笑容击败,此刻竟一句反驳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庄顾觉得,谌闵实在是个非常坏的人。

    第5章 五

    谌闵一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,于是当晚便堂而皇之地霸占了庄顾的一半张床,怎么说也不回去。

    “谌闵,你回去……”庄顾站在床边,扶额道。

    横躺床上的谌某人却笑得满面春风,拍了拍身旁床铺道:“回去做什么?我都暖好床了。”

    庄顾站着天人交战了半晌,终于妥协,脱了外衣趟过去。

    谌闵满意地揽过他,抱进怀里:“好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庄顾有些意外,他本以为谌闵会立马兑现他所谓的‘下次’,未料他却只是抱着他,半点多余动作也没有。

    像是看出他心思一般,谌闵在他额上轻笑道:“安心睡吧,我今晚什么也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这个。”庄顾嘴硬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想做我也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睡觉!”

    某日晌午时,庄顾坐在院内樱树下,回想这段时日以来两人的缠绵,心头越甜,脑子里就越发苦涩。

    樱云摇曳,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已然开了满树。

    庄顾心知,不论他怎样逃避,他与谌闵的感情,终究不能为世人所容。且不谈世人,就连柳大哥,谌老将军这些待他有恩有情之人,他都无法直言面对。

    他与谌闵之间,终究隔着太多东西。

    午后,谌闵回来了,进院时分明满脸阴沉,抬头一见庄顾,便冁然笑起来:“庄顾!”

    “你这半日去哪儿了?”庄顾见他走路有些不太对劲,心头生了些疑惑,可谌闵却未直言,反而问他:“你觉得梅山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梅山?”庄顾不解道,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们离开京城,去梅山吧?”谌闵站在树下,笑颜和煦如春风。

    “可是老将军,你还要承袭老将军的爵位的……”庄顾被他这话惊得语无伦次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早就跟你说过了?承爵上有长兄,下有三弟,又何须非得是我?这从来便不是我的志向。”谌闵抬手,揉他的头,“你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……”那日他荒唐地冲去青楼找他,怎么会不记得?

    “我今日一早就去向父亲请辞了,说我永不承爵,只愿后半生与你一同,隐居梅山,或是云游四海。”这样大的一件事,从谌闵口中说来,却这般轻描淡写,云淡风轻,庄顾惊得睁大了眼:“那老将军……允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爹他发了好大的脾气,揍了我一顿,也就消气了。”谌闵嘿嘿笑道,“反正我执意要做的事,谁也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庄顾见他笑得像个孩子,一时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好半天,挤了句不应景的话出来:“真是任性,前程荣誉你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那些虚妄作甚?都比不得一个庄顾来得实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”庄顾心头一酸,快要掉泪,又觉得不能让谌闵看到,生生给憋了回去,他一锤捶在谌闵胸口,又环手将他抱住:“你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被揍了一顿,你怎么还捶我。”谌闵笑着回抱。

    “这就受不住了?还有以后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庄顾你学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都是你教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庄顾把脸埋在他肩头,眼眶隐隐发热,泪水溢出来,湿了谌闵的衣衫,好半晌,他闷声道:“我还挺喜欢这棵樱树的,以后就见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春天,我俩偷偷溜回来看,别让我爹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啊……”

分卷阅读5

- 御书屋 http://www.yushuwo8.cc